>

骨子里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从炒房价到炒

- 编辑:vnsc威尼斯城官方网站 -

骨子里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从炒房价到炒

图片 1

房租暴涨,成了这个盛夏的热词。在“房住不炒”“租购同权”的调控背景下,部分热点城市房租上涨明显。曾被寄予厚望稳定市场租金水平的长租公寓,反成房租上涨的新推手。房价、租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炒房价到炒租金,楼市为何“按下葫芦起了瓢”?

8月份的房地产,有两大关键词,其一是土地流拍,其二是房租上涨。这两个话题,我在之前的推文中都有聊过。

长租公寓成为房租上涨新推手

今天就第二个话题,房租上涨,稍作回顾,提供一点新的解读吧。

“我的工资还没涨,房租就先涨了。”毕业仅一年的张楠为了节省开支,租住在了离上班地点较远的北京昌平回龙观,但8月中旬她还是收到了房东的涨租通知,租住一间卧室的她每月需要多交500元,租金涨幅接近20%。

其实,甭管你怎么约谈,接下来房租还是要涨,这其实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升级版。

在各地高校毕业生交流群里,房租上涨的话题,伴随着“躲过了高房价,躲不过高房租”“楼市在用租金暴涨惩罚不买房的人”等自媒体标题,催生了不少焦虑情绪。

下面是我对房租上涨的三点解读。

中国房价行情网数据显示,北京7月房租较2017年同期涨幅高达20.3%。成都、广州和深圳等10个人口净流入城市的整体房租涨幅也达到20%。

01房价不涨,房租必然上涨

由于毕业季、求职季、开学季叠加,7、8两月是租房高峰期,往年租房市场和价格的确都会迎来一波热潮。但今年,长租公寓成为房租飙涨的新推手,尤为引人关注。

这是中国楼市的特色。其特色可归结为两个字:异步。

北京自如租客张女士选择了自如寓的一间南向主卧,她告诉记者:“租金为每月2490元,此外每年还有2000多元服务费。今年房租上涨不少,去年每月1800元左右就能租到这样的房间。”

所谓异步,指的是在中国楼市的发展过程中,房价和房租的涨幅相差非常大。过去年10年,不少城市的房价涨幅都达到了几倍,但房租涨幅远低于房价涨幅。

中介抢房囤房,扰乱租房市场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我认为是房地产发展的策略有关。

长租公寓租金为何飙涨?北京天通苑120平米三居室月租金被自如和蛋壳两家长租公寓运营机构竞价,从7500元炒到10800元的网帖引发舆论大哗。

当所有资源全都集中于住房买卖市场,大家关注的自然也都是房价。所以在购房者来看,眼前最重要的是如何抓住房价的红利期。通过杠杆来实现上车,再继续通过杠杆来在房价上涨中实现“一套变两套,两套变四套……”式的资产几何级增长。

“我爱我家”原副总裁胡景晖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20%到40%的价格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

整个市场是亢奋的,短时的,买卖房子赚差价是第一要务,人们对赚房租这种慢钱兴趣不大,他们愿意接受较低水平的租金。

事实上,长租公寓运营方“囤房”的现象在其他热点城市也不罕见。一位深圳中介表示,深圳许多小区里的房源都被长租公寓“扫光”,当零散房源都被大供应商收入麾下,租金话语权自然也被他们掌握。

但是,这种增长必然是不可持续的,一旦房价失速,人们就会寻找资产增值的替代方案。

除了恶性抢夺房源,长租公寓产品的高端化、贵族化趋势也在推高整体房租价格。半月谈记者在上海调查发现,即使身处远郊区,品牌长租公寓的一居室月租金也普遍在3000元以上,两居室在5000元以上,一些长租品牌在装修、区位、品牌溢价上大做文章。

所以说,当前房租上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房东们要维持房产所带来的收益,只不过过去是房价,现在是房租而已。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很多中介机构或长租公寓运营商在租赁市场的主要业务是低价囤房,包装高价出租,赚取租金上涨的差价。甚至有部分中介机构有意发布区域市场价格大幅上涨的数据,制造市场上涨预期。

当房东们想赚房租这份钱的时候,自然不满足于当前鸡肋的租金收益。所谓房租的民生属性,在大量的房东眼里,并不十分重要。

过度加杠杆,资本玩起“空手道”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调控在这个新趋势前面很无力,具体原因请看第二点。

事实上,随着金融政策对住房租赁市场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站在风口上的长租公寓企业纷纷扩规模、借助资本的力量跑马圈地,由此衍生出诸多金融创新产品,如住房租赁类REITs(不动产信托投资基金)、ABS(以项目所属资产为支撑的证券化融资方式)、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等。

02租房市场的结构调整非常快

截至目前,已有12家公司提交了发行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的申请,发行规模总计618.8亿元。长租公寓租赁市场资产证券化步伐也明显加快,以租金收入或物业所有权为底层资产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已发行数十单,金融创新产品层出不穷。

过去一二十年,中国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飞速发展,但都主要集中于买卖市场,人们在不断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但租房市场实际上是原地踏步的,超过99%的租赁房源都是面向低端用户的。低端的房源匹配低端的房租水平,这还算合理。

为何住房租赁企业如此热衷融资?业内人士指出,融资后,住房租赁业务的发展模式就变成了“拿房-出租-融资-再拿房”的循环,可以快速扩大市场份额。

但这里有一个隐患,那就是当租房消费升级来临,住房买卖市场被严格调控的时候,存量房源必然要进行升级。干掉隔断间,封掉地下室,拆除违建等等。原来纯低端的租赁房源在资本介入后,要切出一部分升级为中端甚至高端房源,后者的租金必然要上涨。

一位资深券商人士透露,对于目前盈利前景并不明朗的长租公寓行业,通过囤房、炒房租能让“羊毛出在猪身上”,即用租房的生意,赚金融的钱。“这一模式的本质是利用租客和房东信用,通过租房类贷款为运营商提供扩张资金,堪称‘无本万利’,既可加快投资资金回笼,亦可将资金快速循环至下一批房源的获取、装修、运营等方面。”

互联网时代,人们倾向于线上找寻房源,但纵观当前主流的线上平台,主推的都是各种收购来再加以改造后的长租公寓,跟你打交道的都是管家,不再是房东。没有一个平台会再去做传统的那种一锤子买卖(把房东房客约出来,签个三方协议,赚一个月的房租了事)。整个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改造后的租赁房源涌现后,人们看到的当然是房租上涨。

“房租不炒”亟待落实

现在的问题是,房源升级之后,低端房源的缺口会越来越大。

贝壳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认为,房价主要影响的是投资,租金主要影响的是消费。一定程度上,租金如果上涨过快,影响低收入家庭和流动人口实现租赁上“住有所居”,将会影响整体的社会稳定,可能引发的风险更值得警惕。

眼下我们看到的是各类长租公寓的发展,但在类似公租房等低端房源供应迟迟上不来,这是房租上涨的底层压力。可以说,约谈其实是无奈之举,不能影响房租走势,查处一批违规的房产中介也不过是重压之下的应付之举。

胡景晖认为,租赁企业不断通过融资扩大规模、滚动发展,占有市场大部分房源,最终将形成“垄断”,获得租金定价权。

房东和长租公寓运营企业的结合,完全是市场自发行为,并不存在普遍违规的现象。

与此同时,在大量社会资本涌入长租公寓领域的背后,由于欠缺准入门槛、标准规范以及法律法规,市场发展良莠不齐的问题日渐突出。一些不具规模的企业跟P2P等小额贷款公司合作,过度使用杠杆增大了住房租赁企业和租客的风险,一旦经营不善,甚至会出现P2P卷钱跑路的情况。

你要稳住租金,只有两条路可选:

房租高企背后的资本投机已引起监管部门警觉。针对长租公寓非理性推高房租的现象,多地已经开始行动。据不完全统计,7月份以来已有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和西安等23个城市出台住房租赁新政,通过用地保障、增加房源投入、规范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和增加租房补贴等举措,促进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

其一是直接下文件限房租,这风险很大;

专家认为,打击炒房租行为,从根本上讲还是要增加供给、优化供给。杨现领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都将面临有效供给不足的矛盾,租金稳定的关键在于纠正当前和潜在的供求失衡。(半月谈记者 郑钧天 何曦悦)

其二是在低端房源上做增量,这难度很大。

03房租上涨其实是政策使然

这一点其实是最好理解的。住房租赁其实是一门相当古老的生意。这门生意的特点是细水长流,平稳发展。

本文由财经房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骨子里是一种更无解的炒房方式,从炒房价到炒